移動客戶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居民從不愿登記到主動送消毒液,這個測溫點的女警官怎么做到的?
時間:2020-10-09 16:03來源:江城晚報責任編輯:王曉蕾

“測溫一天給多少錢???風吹日曬的,圖啥?”第一天支援社區防疫,我就被這句突如其來的問話問住了。

“36度2,請出示吉祥碼?!蔽乙贿吙蹌訙y溫槍,一邊打量這位一臉油膩、身形稍胖的大叔。

“啥玩意兒?啥碼?我手機沒網,都到家門口了,還登啥記?我還能跑???”大叔不耐煩地嘮叨著。

“按照防疫需要,沒有吉祥碼需網上注冊,不能注冊的要登記個人信息,減少出行,做好防護,請您配合?!蔽也粎捚錈┙忉屨f。

“你們社區管天管地還管我家門口的空氣!登,登,登,寫吧,就我,還要身份證咋滴?”大叔掏出身份證,隨手扔到小桌上。

這一天是5月15日,是吉林市公安局支援社區防疫工作的第一天。按說,疫情期間,我一個女同志,本可以留在辦公室審理復議案件,安安靜靜寫法院訴訟案的答辯狀,可我骨子里就有股不服輸的勁兒,在市局下發動員令當天,就立馬報了名。

我負責的是一個未封閉又人員復雜的棄管小區,社區李姐神秘兮兮的告訴我:“這片兒都是出租戶,滿樓的掛桿子(老光棍),以前沒事就出去溜舞廳,你別跟他們一般見識?!?/p>

我才不管那么多。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下沉社區就是來支援的,在哪防控和誰防控都是責任。

由于疫情管控需要,娛樂場所、大型商業網點相繼關門,小區里的閑散人員一下子多了很多,平時不怎么去超市買菜的大哥、大叔們喜歡上了菜籃子,一會兒買個土豆,一會兒買個大蔥,一會兒又去買瓶醬油;平日穩居家中的大姐、大媽們也開始了養生保健,沒事兒時也喜歡出來走圈鍛煉。

和他們嘮家常,我的話題也總是圍繞新冠病毒防控那些事兒,宣傳冊、宣傳單里的內容成了我的口頭禪。

“三單元四樓左門有個舒蘭返吉人員,要求居家隔離,注意人員情況,發現外出要及時通報?!鄙鐓^工作人員于姐不斷提示著具體人員的管控要求,我認真做著記錄……

社區帶人給這個舒蘭返吉的蘇暉家門口安裝了監控攝像頭,我和搭檔小王每天有了一個特殊而艱巨的任務:時刻關注著蘇暉的情況。于姐每天上門測溫,檢查門上粘貼的封條,再把他每天的生活垃圾消殺、密封后帶回社區,統一銷毀。這一系列操作之外,她還要向我們詢問蘇暉有無私自外出,有無快遞或者外賣需要送到他家,有無接觸過其他人……

5月18日,防控工作第四天,吉林市豐滿區的風險等級已上升為高風險,防疫管控工作更顯重要。我在前幾年考過心理咨詢師,這下可算派上了用場,每天變著法兒的跟小區居民做好解釋、告誡和安撫工作。

說來也怪,這個棄管多年的小區竟然慢慢恢復了平靜,看到我和小王每天在測溫點上忙碌的身影,居民們覺得安心和踏實了許多,也更加配合我們的工作了。才幾天時間,不愿登記、沒有電話卡、沒有流量、記不住身份證號、故意說埋汰話、嫌棄測溫槍被別人用過的人越來越少了,給測溫點送暖壺、熱水、擋風遮雨的塑料布、酒精、84消毒液、防護面罩、水果、方便面、火腿腸的暖心居民越來越多了。

5月21日,防疫工作整整過去一周時間,小區內有幾個舒蘭籍打工仔,有幾個商戶門市,有幾個從舒蘭返吉需要管控的人員,每個出入的居民都是哪個樓哪個門洞的,誰和誰是一家的,誰家養了寵物,誰家有每天上班需要外出的人員,誰家還沒辦出門證,都成了我和小王平時關注并熟悉的內容。小王說,“鹿姐超細心,能和她搭檔,在這一水兒的爺們隊伍中,那可是相當的榮幸?!?/p>

轉眼,到了他們共同堅守的第二周,雨越下越大,測溫點新安置的雨棚滴答滴答濺起水花,棚頂被風鼓的就要變成一只離線的風箏,“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宣傳板被風吹的嘩嘩作響……支隊的另一個測溫點由于地勢低洼發生內澇,正在組織緊急排水,一輛大眾轎車飛馳而來,濺起一路水花。

“何哥,這么早???”我迎著車走了過去。要說這何哥,他是門口化工門市家雇的裝卸工,還是小區內三個舒蘭籍人員之一,平時出出入入的甚是熟悉,對他的管控也絕不是停留在聽他自述的內容,我總要更關注一些。

“是啊,等我連上網給你掃吉祥碼?!焙胃缬靡恢徽萍y滲滿黑泥的手舉著手機,另一只手的食指觸碰著屏幕。

“先測個溫吧,額溫槍測頭部,piu——”我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對準何哥的額頭測溫。

“37度3?!边@個數字對于“疫”線人員來說意味著異常。我馬上警覺起來,雖然何哥說他這段時間根本沒回舒蘭,但這么高的溫度,絲毫馬虎不得。

“對不起,何哥,您的體溫達到了臨界值,暫時不能進小區,請到臨時隔離點用水銀溫度計重新測一下?!?/p>

“咱都多熟了?我沒病,我自己知道,不用測!”何哥掛著一臉不情愿的表情。

“疫情當前,請您配合?!蔽乙稽c兒都不讓步。

“哎呀,我能有什么事兒?”何哥微怒,但對著女生又不好發作。

“哥,給您測溫是對您負責,也是對小區的每個人負責,您的體溫也可能是在車內吹暖風吹的,為了安全起見,請您配合一下?!蔽覉远ǖ卣f。

“行,行,行,別說了,我測?!焙胃甾植贿^我這個死心眼,下車接受測溫。

經過幾次測量,水銀溫度計顯示值固定在36.7℃,一場虛驚,我如釋重負。

這一天,其他部門支援社區防疫的隊伍都開始輪換新人,我和小王卻決定繼續留下來。

5月28日,多云轉雨,氣溫0至17度,西風5級,雖說眼看就到6月了,可這天氣一點都不靠譜。我身著防護服,面戴口罩,頭掛護目鏡,手上是半透明的防護手套,一手拿著測溫槍,一手舉著手機。防護服兜著風,鼓鼓囊囊的,離遠看,一點也不像平日里叱剎風云的律界精英,倒像個臨產孕婦。穿成這樣真是沒辦法,誰叫老天耍脾氣,忽而過冬,忽而入夏,羽絨棉衣和半袖T恤來回轉換得竟如此自然。

“哎呦,這測溫點咋還搬家了?”每天來給宣傳喇叭充電的社區吳姐一大早就到了測溫點,體恤地問著情況。

“昨個下了一陣雨,風大了點兒,幾個人拽都拽不住,把棚頂掀翻了,現找人挪了位置,雖然風沒見小,可棚子有了固定的地方,穩固多了?!毙⊥趺Σ坏膮R報情況。

“可不嘛,這個測溫點本來就是風口,你們沒來支援之前,我在這個崗待過一天,吃飯就著吹來的灰,一天沒到,就吹成金毛獅子狗了?!眳墙阏{侃地說,三人笑成一片鴨子叫。

“滴”一聲清脆的汽車喇叭響,三人齊刷刷望向駛來的黑色CRV,“是保障車,小魏,今兒來的可夠早的??!提前一個多小時!”我一邊接過早餐,一邊和送餐小哥打著招呼。

“昨天路過時,以為這個點撤了呢,多虧鹿姐在群里告訴我,我就先送的這撇兒?!毙∥阂贿叿鴤淦芬贿叴鹪?。

“酒精和溫槍的電池車上還有沒?我們現有的物資恐怕堅持不到下崗!”我一邊取餐一邊伸著脖子緊盯小魏手中的備品。

“酒精有,電池發完了,我送完餐再給你們送?!闭f罷,小魏的車一溜煙消失在視線中。

“快吃吧,這兒風大,熱乎的東西打開就涼了,對了,這是新印的《致廣大居民一封信》,給小區人員都發發,你們倆都是老人兒,我放心,我得再去下個點看看?!眳墙阏f完,拿起滿是宣傳單、宣傳冊和登記表的書包,轉身離去。

雖然測溫點被風吹跑了,卻絲毫沒動搖我和小王守住“疫”線的決心,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這已是我和小王堅守的第三周。

蘇暉的隔離期終于結束了,于姐帶著工作人員來拆卸他家門口的監控攝像頭,也把蘇暉順利解封的好消息告訴小區門前一直堅守的我和小王。

已連續四天無新增病例,疫情形勢更加明朗,吉林市的疫情終于得到有效控制。測溫點門口的大榆樹由起初的抽枝發芽到現在,已經接了一串串的榆樹錢兒,連著幾個陽光暴曬的晴天,淺黃色變成了米白色。

一陣風吹來,帶起一片片自由的榆樹錢兒,隨風飄舞,打著旋兒,發出清脆的聲響,宛如一個個輕巧可人的小鈴鐺。

相關報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主辦 網站編輯部信箱:[email protected] | 招聘啟事

Copyright 2015 www.300056.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 14028866 號-1    中國長安網 ? 2017版權所有

天津福彩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