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客戶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最高法發布意見:依法加大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治力度
時間:2020-09-15 11:12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馬守玉

2020年9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依法加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治力度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規定和完善知識產權司法救濟措施,以有效阻遏侵權行為,營造良好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兑庖姟返某雠_,是人民法院深入貫徹落實中辦、國辦《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的重要舉措。

《意見》立足知識產權審判實際,聚焦審判實踐中的重點難點問題,集中規定了行為保全、證據保全、舉證妨礙、停止侵權、懲罰性賠償、法定賠償以及從重刑事處罰等措施,切實增強司法保護實際效果。

《意見》嚴格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要求各級法院注重不同法律規定之間的配合銜接,全面加大對于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懲治力度。包括,舉證妨礙制度在被訴侵權產品所涉侵權事實查明中的適用,從高法定賠償以及依法從重刑事處罰的情況等。

《意見》規定,權利人在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既申請停止侵權的先行判決,又申請行為保全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一并及時審查;對于已經被采取保全措施的被訴侵權產品或者其他證據,被訴侵權人擅自毀損、轉移等,致使侵權事實無法查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權利人就該證據所涉證明事項的主張成立;除特殊情況外,根據權利人的請求,應當銷毀假冒、盜版商品和主要用于生產或者制造假冒、盜版商品的材料和工具;權利人在二審程序中請求將新增的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納入賠償數額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審查;對于主要以侵犯知識產權為業、在特定期間假冒搶險救災、防疫物資等商品的注冊商標以及因侵犯知識產權受到行政處罰后再次侵犯知識產權構成犯罪的情形,依法從重處罰,一般不適用緩刑。

《意見》集中規定了權利人可以充分利用的救濟措施,在強調人民法院要引導當事人積極、全面、正確、誠實舉證的同時,對于侵權獲利和律師費用的確定等方面提供了舉證指導,有助于權利人依法高效維權,有效阻遏侵害知識產權行為。

法發〔2020〕33號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依法加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治力度的意見

為公正審理案件,依法加大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懲治力度,有效阻遏侵權行為,營造良好的法治化營商環境,結合知識產權審判實際,制定如下意見。

一、加強適用保全措施

1.對于侵害或者即將侵害涉及核心技術、知名品牌、熱播節目等知識產權以及在展會上侵害或者即將侵害知識產權等將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的行為,權利人申請行為保全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及時審查并作出裁定。

2.權利人在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既申請停止侵權的先行判決,又申請行為保全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一并及時審查。

3.權利人有初步證據證明存在侵害知識產權行為且證據可能滅失或者以后難以取得的情形,申請證據保全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及時審查并作出裁定。涉及較強專業技術問題的證據保全,可以由技術調查官參與。

4.對于已經被采取保全措施的被訴侵權產品或者其他證據,被訴侵權人擅自毀損、轉移等,致使侵權事實無法查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權利人就該證據所涉證明事項的主張成立。屬于法律規定的妨害訴訟情形的,依法采取強制措施。

二、依法判決停止侵權

5.對于侵權事實已經清楚、能夠認定侵權成立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先行判決停止侵權。

6.對于假冒、盜版商品及主要用于生產或者制造假冒、盜版商品的材料和工具,權利人在民事訴訟中舉證證明存在上述物品并請求迅速銷毀的,除特殊情況外,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在特殊情況下,人民法院可以責令在商業渠道之外處置主要用于生產或者制造假冒、盜版商品的材料和工具,盡可能減少進一步侵權的風險;侵權人請求補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三、依法加大賠償力度

7.人民法院應當充分運用舉證妨礙、調查取證、證據保全、專業評估、經濟分析等制度和方法,引導當事人積極、全面、正確、誠實舉證,提高損害賠償數額計算的科學性和合理性,充分彌補權利人損失。

8.人民法院應當積極運用當事人提供的來源于工商稅務部門、第三方商業平臺、侵權人網站、宣傳資料或者依法披露文件的相關數據以及行業平均利潤率等,依法確定侵權獲利情況。

9.權利人依法請求根據侵權獲利確定賠償數額且已舉證的,人民法院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其掌握的侵權獲利證據;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或者未按要求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主張和在案證據判定賠償數額。

10.對于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依法支持權利人的懲罰性賠償請求,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對于故意侵權行為的威懾作用。

11.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合理確定法定賠償數額。侵權行為造成權利人重大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利巨大的,為充分彌補權利人損失,有效阻遏侵權行為,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請求,以接近或者達到最高限額確定法定賠償數額。

人民法院在從高確定法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的因素包括:侵權人是否存在侵權故意,是否主要以侵權為業,是否存在重復侵權,侵權行為是否持續時間長,是否涉及區域廣,是否可能危害人身安全、破壞環境資源或者損害公共利益等。

12.權利人在二審程序中請求將新增的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納入賠償數額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審查。

13.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案情復雜程度、工作專業性和強度、行業慣例、當地政府指導價等因素,根據權利人提供的證據,合理確定權利人請求賠償的律師費用。

四、加大刑事打擊力度

14.通過網絡銷售實施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非法經營數額、違法所得數額,應當綜合考慮網絡銷售電子數據、銀行賬戶往來記錄、送貨單、物流公司電腦系統記錄、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認定。

15.對于主要以侵犯知識產權為業、在特定期間假冒搶險救災、防疫物資等商品的注冊商標以及因侵犯知識產權受到行政處罰后再次侵犯知識產權構成犯罪的情形,依法從重處罰,一般不適用緩刑。

16.依法嚴格追繳違法所得,加強罰金刑的適用,剝奪犯罪分子再次侵犯知識產權的能力和條件。

                                                                                                                                                      最高人民法院       

                                                                                                                                                     2020年9月14日    

相關報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主辦 網站編輯部信箱:[email protected] | 招聘啟事

Copyright 2015 www.300056.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 14028866 號-1    中國長安網 ? 2017版權所有

天津福彩快乐10分